首页 > 两性健康 > 两性保健

中国女性为什么拒绝避孕药?

来源:博禾医生

关键词:性是什么  如何提高性能力  提高性能力吃什么好

口服避孕药(thePill,COCP)自诞生以来就广泛受到全世界女性的欢迎。它正好遇上了欧美火热的七十年代,民权运动和女权运动的年代。和其他避孕措施不同,避孕药的吃还是不吃,是女性自己说了算的。每天早上的粉红色避孕药,名正言顺地承担了稳定安全性生活的保障。1999年,经济学家将避孕药评为20世纪最伟大的科学进步,认为对人类的贡献超过了相对论和核反应堆。人们用“药片”(thePill)这个词直接指短效避孕药。

但在今天的中国,仍然只有2%的中国育龄女性使用避孕药,与之形成对比的是高达6%的人工流产率(20~29岁),以及被滥用的紧急避孕药。

在中国应用最广的节育措施不是避孕药,是宫内节育器与避孕套。节育手段进入中国的公共话题始于1980年代计划生育。计划生育的第一避孕手段不是避孕药,也不是避孕套,而是宫内节育器,也就是常说的子宫环。其实不是环,而是y型的器具,通过铜离子刺激子宫内膜,受精卵不能着床。

推广子宫环的理由很简单:避孕药发下去可能不吃,避孕套发下去可能不用,或者不会用,但是子宫环可以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非通过手术不能取出。虽然可能有不良反应,全球仍然有1.6亿女性使用这种避孕措施,其中2/3是在中国。

年轻人更倾向于使用避孕套。但这种手段也其实并不“安全”:避孕药的失败率是第一年2%~8%,避孕套却高达14%。

似乎很难理解避孕药在中国遇到的困境。宗教和传统抵抗几乎不存在:在中国的传统中,避孕和堕胎没有给予多少道德意义(抛弃婴儿在中国古代也不是严重的犯罪)——只要有子孙,其他的事情就由你们来决定。中国传统对避孕的态度更加模糊——除了欺骗,只有青楼女性有这样的需求,婚内自愿避孕完全没有听说过,避孕药只能在野史偏方找到记录的痕迹。那么,为什么避孕药不被中国人普遍接受呢?

根据一些医生的意见,这是一个误解。避孕药的副作用被夸大宣传了。早期的避孕药的确有不少缺点,大剂量的激素容易引起经期不调,而所谓的“长效避孕药”,已经因为副作用过大而淘汰了。今天的大多数避孕药是使用多种激素共同作用的“复合口服避孕药”(COCP),其中的雌激素含量大大降低,孕激素中导致肥胖的活性也几乎消除,反而具有调经和防癌功能。然而,人们仍然对避孕药充满恐惧。许多人认为它可能增加体重,降低生育能力,导致月经停止或胎儿畸形甚至癌症。尽管这些说法没有根据,或者它们与紧急避孕药混淆了。

的原因可能不止于此。同样是东方国家的日本,避孕药的使用率比中国还低,高达80%的女性仍然选择了避孕套作为避孕手段(这也许是日本的艾滋病发病率如此之低的原因),结果是日本的人流率高达8%,比发达国家的平均水平高出近10倍。2007年,在日本播出的动漫电视剧《SchoolDays》,描述了一个高中校园里滥交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是血腥的两场情杀,因为女主角不愿意流产她的孩子。黑暗的结局让日本人震动的同时,人们也开始反省缺乏避孕保护的青少年性行为。

一个观点是,对避孕药的斥责表现出东方国家对药物的反感,尤其是长期服用的药物。接受采访时,拜耳-先灵药业有限公司女性健康产品集团中国市场负责人费嘉曾说:在中国,药三分毒的观念影响非常广泛,很多女性认为避孕药是毒,尽量不吃,至少停药一年后怀孕这表明中国女性在这方面收到了很多错误的信息。

这种反感并没有给女性带来真正的保护。相反,真正危害健康的事后补救措施,包括人工流产和紧急避孕药在内仍在中国被滥用。在中国,很多人认为避孕药是紧急避孕药。因为在中国的认知度比短避孕药大。据2004年上海某厂家统计,紧急避孕药销售竟占所有避孕药的2/3。即使是销售者也出乎意料。许多人习惯使用它作为补救措施。事实上,紧急避孕药的发明不是主流药物,而是在没有其他想象的时候使用。

紧急避孕药(ECPs),即事后避孕药,效率仅为85%,主张性交后72小时内服用有效,但使用越晚效果越差,长期服用对健康有害。紧急避孕药这个名字包括左炔诺孕酮(贾斯汀)和米非司酮等引产的化学物质。

早在1985年,中国就成为全球首个批准米非司酮药品的国家。其发明人、法国罗素优克福(Roussel-Uclaf)公司拒绝向中国自己的米非司酮。这是处方药,自己使用可能会发生事故。相比之下,左炔诺孕酮的副作用稍小,有闭经、卵巢早衰的危险。

紧急避孕药在欧美普及时并不顺利。米非司酮被认为是堕胎手段,最近10年在欧洲国家陆续得到认可,但是严格控制销售和广告的方法,在爱尔兰被禁止,在美国也只限于有特别执照的医生。

尽管有专家呼吁控制紧急避孕药滥用,但广告上的三分钟,轻松解决意外怀孕的烦恼。还深入人心。据北京同仁堂药店提供的数据,每年情人节后,紧急避孕药的销量都比平时增加50%。

比起需要预先定期服用的短效避孕药,中国女性更倾向于事后补救的紧急避孕药,和欧美的选择恰好相反。这似乎不是哪一种保护更安全的问题,因为答案是现成的。有观点认为,短效避孕药需要定期服用,它代表了稳定的、可计划的性生活方式;而事后补救的紧急避孕药则代表了充满意外、不可预知的性生活方式。在其背后,是两种不同的生存状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