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可能带来大规模脑病患者

发布时间:2020-07-101393次浏览


出品 | 搜狐健康

作者 | 周亦川

编辑 | 袁月

CNN网站7月8日报道,《大脑》杂志(Brain)发布一项来自于英国的研究显示,新冠病毒感染可导致脑损伤,包括卒中、神经损伤、致命性脑炎等,随着疫情发展,我们可能看到大规模的脑损伤病例出现。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Michael Zandi博士介绍,4月至5月期间,伦敦大学学院医院有43名新冠肺炎患者出现了一系列轻微到严重的脑部症状。其中,10人出现了“暂时性脑功能障碍”和谵妄,12人出现脑部炎症,8人发生卒中,8人出现神经损伤。

一个女人在她的房子发生幻觉,看到了狮子和猴子。其他人报告说四肢或面部麻木、复视和定向障碍。一个症状严重的患者几乎没有意识,只有在疼痛时才会有反应。

研究人员并未在患者脑脊液中发现新冠病毒,这意味着他们的脑损伤不是病毒直接攻击导致的结果。一种理论认为,这些脑损伤是由患者的过度免疫反应所导致。大多数出现脑炎的患者被诊断为一种罕见而可能致命的脑病——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ADEM)。此前,该研究组每个月可收集到一名ADEM患者资料,而疫情期间至少每周一次。

有些患者出现思想混乱、迷失方向,即谵妄,多数情况症状很短暂。在出现痴呆症的老年患者中,谵妄可能导致认知能力下降加速。但是,我们还不知道谵妄对其他人的长期影响,也不知道是否病毒诱发的谵妄会导致痴呆。

有些患者的血液在新冠病毒影响下变得粘稠,发生缺血性卒中。研究人员在他们向大脑供血的动脉中发现多个血凝块,即使使用了血液稀释剂后仍然如此。此外由于病毒会攻击血管,或者因病毒发生的炎症反应导致血管破裂,发生出血性卒中。

有些患者感染后出现烧灼感或四肢麻木,以及虚弱、麻痹的症状。我们还不知道是病毒或炎症反应对神经末梢造成的直接影响,还是攻击大脑和脊柱中枢神经系统造成的影响。

Zandi说,这项研究对于世界各国的医护人员有着重要意义,同时也带来了新的挑战。对于没有出现呼吸困难等严重呼吸症状的患者来说,很难尽早识别脑部并发症并减少损害;而对于重症患者,他们不稳定的健康状况会让医生忽视他们大脑内发生的病变。

因此,进一步研究病毒感染后脑部损伤机制对于探究脑病的预防治疗方法至关重要。鉴于这种疾病只出现了几个月,我们还不知道它究竟会造成哪些长期损害。医生需要对患者可能出现的脑部损伤提高警觉,早期诊断预防可明显改善患者预后。

来源|搜狐健康

相关推荐

2020年世界肝炎日 聚焦慢性乙肝防治
病毒性肝炎是全球和我国主要的卫生挑战,病毒性肝炎也是我国法定报告传染病中报告病例数第一的乙类传染病。2020年7月28日19:30,杨希忠、张文宏、高志良三位专家教授将跟大家解疑答惑。
打破国外垄断 中国自主研发的心血管OCT系统有何“绝活”?
 “过去20年,中国PCI手术量激增,2019年已经突破百万例,精准治疗迫在眉睫,腔内影像技术可为PCI手术进行准确评估,让病人得到最有效的治疗。”中国科学院院士葛均波教授近日在一场线上发布会上说。
狐大医 | 疫情过后重返运动场?医生提醒:三个步骤减少意外运动损伤
北京地区防疫级别下调,电影院、球馆逐渐开放。终于可以披上战袍,穿上战靴,和三五好友重逢,去久违的球场挥洒汗水了。但疫情期间的7个多月,由于长时间没有进行剧烈体育活动或高强度对抗运动,运动期间的“意外损伤”成了享受运动的绊脚石。
专家提示:勿将过敏性鼻炎当成感冒延误治疗
新华社哈尔滨7月7日电(记者闫睿)7月8日是世界过敏性疾病日。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四医院耳鼻喉科主任周彬说,近年来,过敏性鼻炎发病率上升,且呈现年轻化趋势。个人要留心观察、辨别症状,勿将过敏性鼻炎当成普通感冒。
救命头盔!医生如何修补颅骨
不带头盔,竟然“脑洞大开”!医生如何修补颅骨!2020年6月23日15:00,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穆苍山主任为您讲述相关知识。
关爱儿童、青少年视力健康
如何保护儿童、青少年视力,困扰着很多家长
科技界应积极应对疫情所致心理健康问题
《柳叶刀》旗下杂志呼吁——   科技界应积极应对疫情所致心理健康问题   科技日报北京5月19日电 (记者张梦然)英国《柳叶刀·精神病学》杂志最新刊发社论及系列文章指出,必须注重创新的举措,同时收集高质量的数据以应对新冠病毒可能导致的更深远影响。而当人们有时间检验新冠病毒对心理健康的长久影响时,纵向队列研究将起到必不可少的作用,因此亦有必要在当下尽最大努力维护好全世界的宝贵相关资源。   文章称,新冠病毒或多或少影响到每个人的生活。关于病毒传播、潜伏以及重症患者的治疗等主题占据了新闻的主要篇幅,但另一方面,人们看到关乎心理健康的问题,同样得到了重视与充分报道。   在这一时期,人们出现焦虑和抑郁的症状是正常的。但我们还要注意新冠病毒可能导致的更深远影响。譬如,原本应该看护病人的家庭成员无法与患者直接接触,甚至不能探望;医护人员要严格做好防护工作、限制肢体接触等;没有机会说再见就失去亲人的痛苦;儿童因为疫情而停课,只能长时间滞留室内活动造成的种种负面影响。 今年1月,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发布了一份新冠病毒疫情下紧急心理危机干预指导原则,通过若干基本原则指出了上文所提到的各种影响。该指导原则建议应为感染的患者、治疗患者的医务人员、密切接触者、在家自我隔离的疑似病例以及患者的家人和朋友提供心理健康服务。   对那些已经患有心理障碍的人们来说,危机来临表现的会更加脆弱,而有许多之前不认为自己存在心理健康问题的人,如今却意识到他们与社交焦虑障碍、强迫症等精神疾病患者有着共同的经历。尽管线上心理治疗服务发展迅速,但远程医疗可能帮助到一些已经被确诊的患者,对于新患者的效果或不明确。   文章称,在危机时刻,似乎科学研究的优先程度会较低,但无论身处怎样一种危机,人们都必须重视创新的举措,同时收集高质量的研究数据,以便在日后能够了解哪些手段有效,哪些无效。此类研究要尽可能按照正常标准,遵循最符合伦理实践的做法进行。
左侧睡压迫心脏? 心脏没那么脆弱
左侧睡压迫心脏?   心脏没那么脆弱,它并不在乎你朝哪边睡   实习记者 代小佩   想必在日常生活中你一定听过这样的说法——因为心脏在左侧,所以一定不能朝左侧睡,不然会压迫心脏。关于各种睡姿的优劣,不同人也有不同看法,有人认为右侧卧位好,也有人认为仰卧位好,还有人给趴着睡投支持票。   朝左侧睡对心脏的影响还不如跑步大 “朝左侧睡会压迫心脏的说法,是没有科学依据的。”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安贞医院特需医疗科副主任医师杨红霞在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采取不同的姿势,我们身体的血液会重新分配。比如站着的时候,由于重力作用一大部分血液集中在下肢,卧位的时候,储存在下肢的血液回流至心脏,这时候回心血量会增多,增加了心脏的负担,如果朝左侧睡,心脏处在更低处,回心血量会更多。”杨红霞解释,这对心力衰竭患者来说,心脏的负担会更重,会出现憋气等不舒服的感觉。多数心力衰竭患者的心脏功能处于终末期,心脏收缩和舒张功能不好,稍微有一点风吹草动可能就对心脏有影响。   “但对心脏功能正常的人来说,左侧卧位对心脏的影响小到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杨红霞表示,我们跑步或上楼梯时,给心脏增加的负荷远远大于朝左侧睡对心脏的影响。而且,睡觉时,人并不是保持一个姿势不变,会在不同的姿势之间切换。   鼻炎、怀孕等特殊情况建议侧卧   平躺被认为是适合大多数人的姿势。采取这个睡姿时,背部和脖子的肌肉处于放松状态,对脊柱没有什么压力,有利于入睡。汕头大学医学院睡眠医学中心主任李韵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但一些特殊人群更适合侧卧姿势。“如果打鼾比较严重,或有支气管炎、鼻炎等呼吸道疾病,为了减轻症状,一般建议采用侧卧位。”   对此,杨红霞也作出解释:“打鼾的人睡觉时采用侧卧位,这是对的。空气是通过鼻子、咽部、喉部、气管进入到肺部,如果咽部和鼻部因鼻炎、鼻甲肥大等导致气道狭窄,空气进入这些狭窄的部位就容易出现打鼾现象。此外,咽部的气道就在舌根处,睡觉时舌头肌肉处于松弛状态,如果采取仰卧位,松弛的肌肉在重力作用下就会往后坠,进而导致咽部变窄,更容易打呼噜。所以,采取侧卧位能缓解此症状。”   专家表示,对于颈、背部有疾病的患者,侧卧一定程度上延展了脊柱,可缓解背疼。“通过左侧卧睡加上垫高上半身,胃食管返流患者可以让食管高于胃部,胃酸不易返流。”李韵